周易中的西周社会等级关系人物特征分析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命理资讯

合理分析西周人、物,有助于理解周易经文内容。

“大君有命,开(啓)国(邦)承(丞)家,小人勿用”。大君指受封国的诸侯和受封邑的卿大夫。

周武王灭商后建立了西周王朝,经过历代周王分封,到春秋时的封国和盟国一百四十余国。邦本义以树为边界线,以城郭为中心形成的宗族。或的本义:分封诸侯国前部族与部族的边界,由于生产力低下,边远地区尚未开发,边界线不明确存在争议。分不清的“惑”,大概边疆的“域”,有明确范围的后起字“囯”。邦即诸侯国。

天下所有土地、人口归天子,周王将土地分封给诸侯建立侯国,诸侯设立采邑分封给聊大夫,聊大夫也可以分封所属大夫,受封的各级贵族有义务向上一级纳贡或出兵保卫其利益。“公用亨于天子,小人弗克”,“公弋取彼在穴”,“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”,“告公用圭”。卿大夫称“公”,卿是大夫中的上层,是朝廷执政之臣,又是军事统帅。诸侯国卿大夫由于土地和姓氏的世代相传变为世族。卿大夫在公室为官,大夫的宗亲和家臣为他们管理封邑及族内事物,族内的人称其为“主”或“宗”。世官制的形成,公室卿大夫私属军事力量日益壮大,规矩已坏,世族与世族,世族与公室的规矩由势力强弱决定,卿大夫上威诸侯,下治庶民,相互争权夺利。

周天子分封诸侯立国,诸侯分封卿大夫成家,卿大家分封宗族小家立业。“家”是西周贵族宗族组织的主要单位,也常被用来称呼贵族的政治组织。西周以分封制和宗法制形成的大国小家来巩固其统治。周初对国家的分封治理恪守先训,天下安宁,武王、周公、成王时共封七十一国,“视履考祥,其旋元吉”,对各国重要官职卿大夫的任用由天子授命。西周后期的分封已失规矩,“自周衰,官失而百职乱,战国并争,各变异”。后期西周相比先王们治理下的国家已是乱象,“终朝三褫之”,“武人为于大君”。“武人”指把持朝政势力强悍的公室大夫,各国世族大夫掌控朝政,控制公室成普遍现象。周室虽衰,面对天下大大小小的诸候国,谁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公然为于天下共主的周王。西周后期周王治理下的国家乱象,作者希望学一下先王们创基立业的精神和治理国家的方略。

“女承筐无实,士刲羊无血” 。士是宗族贵族阶级中的最下层,武士、军士,至春秋尚武之风为各国风气,“轻死重义”的侠义传统产生深远影响。随经济发展和财富积累,统治者中贪婪奢侈,沉湎于酒色之中。与贪利求侈之风相比西周传统避利节俭在士人仍占重要地位。

“子克家”,克,本义一人举起武器以示胜利。引申有能力担当。“丞”,本义合力共抬一个人。诸侯们共同撑起周天字的家天下,大夫齐力形成诸候的邦家。“利用行师,征邑、国”。诸侯国所在地称国,国、都、邑是春秋诸侯国三个城镇等级,建有城垣和宗庙的称为“都”,不能称邑。“不克讼,归而逋,其邑人三百户无眚”。,城中人民聚居的地方称为“邑”,邻近城的地方为“郭”,郭内为“乡”,郭外为“郊”,郊内为“牧”,郊外为“野”。国人居于郊内,野人有一定人身自由,身份低并不是奴隶居于郊外。

“畜臣妾吉”。男为人臣,女为人妾。臣妾是家内奴仆奴婢,西周奴隶制以家内奴隶为主体,“贯鱼,以宫人宠”。在国宫中服人侍贵族的“寺人”“小臣”“宫人”“女乐”。宫人指官府中的杂役人员。

周易作者按惯例思维方式,把易经中的人分为两大类,统治阶级贵族中的最下层士为界,包括大人、公、大君、君子、武人……,有或多或少的家财,靠薪禄过日子的。另一类以庶人为界,不以尊卑分以亲疏关系平等互助,体力劳动的平民,春秋时期有才能的优秀分子也可上升为士。工、商手艺人通称小人即平民,奴隶看作财富。

“大人”在卦辞爻辞各有体现,卦辞大人体现作者思想更为强烈,需要大人的辅佐完成心中的大业,爻辞体现作者思想需要大人辅佐周王治理现状。

“包承,小人吉,大人否”,“休否,大人吉,其亡其亡,系于包桑”,“利见大人”。小人与大人的境界天壞之别。大人指不分出身尊贵,具有经天纬地之才,扭转坤乾之能,鬼神不测之机,辅佐君王成就大业的公卿良相。

“公用亨于天子,小人弗克”,公指忠君利国,不怀二心鞠躬尽瘁舍家为国的朝廷执政大臣。“弗损益之,得臣无家”。

“童观,小人无咎,君子吝”,“小人用壮,君子用罔”,“君子终日乾乾”,君子指读书受过教育,处理事情深思熟虑讲求方法,小人只求用力蛮干。先贤圣人宗族之后各贵族成员,

“大君有命,开国承家,小人勿用”,“知临,大君之宜”,“武人为于大君”,大君指君子中德才兼备脱颖而出的优秀分子,国家之栋梁,王室之脊梁,开国承家的首选人才。

“高宗伐鬼方,小人勿用”,高宗创建的帝业,最终亡国于小人。

“大人虎变,末占有孚。君子豹变,小人革面,征凶,居贞吉”。虎威猛有力,胸有成竹。豹敏捷善思,畏难退缩。大人做事坚决彻底,君子做事缺乏信心,小人唯利翻脸如翻书。

小人原指下层的平民,作者通过反衬对比突出大人、公、大君、君子应具备的德性,与之不相符合无才、无能、无义、唯利、出卖祖宗的小人行为,周易作者给出了小人的标准,一再强调国家之大事不要让小人参与,周朝先王们的伟业因小人落得如此田地。上层的君子与下层的小人,是整个社会最大最常见的两个群体,作者用正反对比暴露整个社会存在的问题,凶是存在的现象,吉是想得的现象,无咎是行为不恰当但符合大义,吝是行为合理还是有所有遗憾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